他被称“纽约华人艺术教父”,张罗章子怡、罗大佑、赵薇等在纽约

发布时间:2019-11-08 17:48:57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8年第50期《三联生活周刊》上。这篇文章的最初标题是纽约的“周龙章,六先生”。严禁未经许可转载,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调查。

年轻的周龙章和钟楚红

据说,“要在纽约混合世界,不能总是绕过周龙章的脉搏”。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21世纪初,几乎所有想登上纽约舞台的中国文学艺术界的明星和著名非著名艺术家,无论大小,都是幕后的周龙章。因此,他增加了一顶“纽约中国艺术教父”的帽子。当然,他自己也不认识这顶帽子。他说它应该叫做张北海。

2016年,周龙章将他40年的经历汇编成一本书,讨论了40年来纽约华人的兴衰。其中大部分是邓丽君、罗大佑、王菲和纽约其他人的“深入八卦”。他写得有趣又有分寸。在中国,这本书的名字是“梦里的纽约”。“梦想生活”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周龙章说他不相信上帝,但相信生命:“万物皆有生命。没有人能帮助他。”谈到“成功”这个话题,他的结论是:“在正确的时间,在正确的地点,做正确的事情”和“由正确的人”。

"生命是‘神、老虎、狗’。"周龙章说。

“他受苦了,脱苦了,救苦了;他必须帮助,帮助自己,帮助他人。”在《梦里的纽约》一书的序言中,伟大的学者王鼎钧这样评价周龙章。

在海上漂流了三天三夜后,15岁的周龙章已经呕吐出胃里的最后一粒食物。他拖着虚弱的身体,背靠着小舢板的船夫坐了下来。他心里有点焦虑:他要多久才能到达香港?

突然,船上发生了骚动。船夫喊道,“警察来了,趴下!”趴下。船夫走到船尾,举起马桶,示意甲板上的人进入马桶下面的黑暗舱室。他警告这些人:“如果被警察抓住,他们会被扔进海里。”

甲板上的偷渡者一个接一个地下去了。周龙章头上是一大张浸在海水中的帆布,又湿又冷。他被一个肚子很大的孕妇包围着。周龙章看着她,不知道她眼里闪烁着绝望还是希望。

头顶的帆布上有一股“嗅”的味道。周龙章迅速躲开了。画布被切开,刀片进来了。

半个世纪后,当回忆起这一幕时,周龙章的眼睛仍然闪烁着混合的光芒:“吓死了,大气不敢发出声音。我紧紧地抓着同一条船上的人,双手紧握,头发也绷紧了...最后,我通过了障碍,厕所被抬起来,一个接一个地浮现出来。我抬头看着它:啊,所有的高层建筑,终于到达香港了!他仰着脸,泪流满面。”

“这是青少年拥有的野性勇气,他们不会给自己留任何空间。”后来,周龙章这样评价自己。

20世纪60年代,15岁的周龙章登上一艘来自台湾高雄的船,走私到香港,因为他觉得被家人拒绝了。

周龙章的家庭背景非常突出。祖父周邦俊是上海的名人。他经营中西药房、上海民一制药厂和中西广播电台。星化学有限公司成立于1929年,是“上海家化”的前身。“星”公司生产的“星”牌马桶水广为人知。1949年后,它逐渐演变成今天的“六神”。

周龙章的四个兄弟姐妹在父母周文同和徐朱晖去世后不久搬到了台湾。他们的母亲去世了,父亲再婚了。从那以后,他们就没有做生意的打算。家庭财产被移交给他们的派遣母亲(阿姨)周文姬,周龙章和他的妹妹周张峰也是由他们的派遣母亲抚养长大的。

在台湾长大的周龙章从未见过上海家庭的繁荣。然而,在台湾,我祖父会避开他的生日,躲在阳明山的一所房子里,那里没人看见。然而,每个人都会找到他,并坚持给他举办生日聚会。数百名工作人员将跪下向他磕头。他会一个接一个地给数百人一个银锭,周龙章也会得到一个。

根据命运的工厂设置,周龙章应该在舒适的环境中安全成长,学习,继承家族产业,成为一个快乐的小主人。

20世纪50年代的台北缺乏娱乐。周家附近有一家永乐剧院,京剧每天晚上都上演。从两岁开始,我爷爷带周龙章去剧院。他会在舞台上胡言乱语和吠叫。

长大后,周龙章每天骑自行车去剧院,然后他想学习玩耍和表演。

我姑姑周文姬是个坚强的女人。她曾是国民党台北市的“立委”,也是宋美龄的妹妹陶。她所有的联系人都是上层阶级。在当时的社会规范中,演员连同“花子”和“妓女”是最被轻视的职业。周龙章长大完全不正常,不喜欢读书,想成为一名运动员,有点“娘”。这对周文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周的父母和孙子怎么能成为运动员,从而失去周家的面子。”周龙章想采取行动,决心逃跑去香港。

在香港,这些非法入境者是由香港的专业人士负责的。周龙章花了3500元买了一张身份证。上面的男孩和他差不多大,他的名字叫周艾伦。从那时起,他就是周艾伦。

“我原来是一条龙,我的昵称是亚伦,我的姓是周。我的发音和周艾伦非常相似,这完全是天意。”后来,周龙章这么说了。

周龙章刚到香港时,在庙街租了一张床安顿下来。他终于实现了表演艺术的梦想,进入“南国剧团”系统学习中国传统戏剧和电影表演。除了顾文宗校长,教他们表演的老师还包括斯特恩和花梦等导演。舞蹈老师是江青和郑佩佩。

毕业后,他成功地与肖氏影业签订了合同,并开始接管演出。他每月只收到200港元,因出演一部戏剧而获得500港元奖金。当时,何花梦导演了电影《西游记》系列,需要一个小演员来扮演孙悟空。顾文宗把周龙章介绍给了花梦。收到邀请后,周龙章高兴得躲在马桶里哭了。

为了演好孙悟空,他每天都去香港植物园观察猴子的生活习惯。几个月后,他看起来像只猴子。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出演了电影《潘董祀》和《女儿的国度》。然而,电影是受欢迎的,但人们不是。胡金铨、张彻和其他导演都对周龙章进行了分析:他太矮了,不能成为明星,很难脱颖而出。

1971年,周龙章决定放弃在北美表演和学习。

在采访中,当谈到他短暂的明星生涯时,周龙章没有遗憾,只有宽慰:“感谢上帝让我拥有这种智慧。当我很小的时候,当我已经在扮演主角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弱点,并能够马上离开。这是一种伟大的智慧。”

事实上,他不喜欢电影业:“这太难了。我没有精力浪费时间和别人打架。娱乐圈不像画家。面对一张纸,你可以随意画画。在娱乐圈,上上下下,每个人都可以参与你的未来。这太神奇了。”

“我玩了,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我走得非常及时,一切都恰到好处。”周龙章说。

1971年,周龙章去多伦多学习酒店管理。六个月后,周龙章从多伦多搬到了纽约,因为他的二哥周张梅在纽约学习。当他第一次到达纽约时,身上只有80美元。两个月后,在周张梅和他姑姑周文姬的帮助下,他在曼哈顿第十四街开了一家不到20平方米的小礼品店,并在纽约扎根。

闲暇时,他经营一个“舞龙团”,与几个朋友一起,周末或节假日在当地唐人街社区表演中国舞蹈和戏剧,还教舞蹈和戏剧。

1975年,纽约已经有800,000名华人,但是没有专门为华人社区服务的艺术社区。美国政府鼓励促进多元文化。纽约联邦艺术委员会的一名代表找到了周龙章,并希望他能领导建立一个中国艺术协会。今年,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美国艺术协会,由周龙章担任主任。从那以后,他的生活发生了变化。

周龙章回忆说,当时纽约只有一个唐人街,包括大约四五条街道。现在,美国有四个唐人街。

20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计划将百老汇中心的“曼哈顿大楼”作为低收入艺术家的公寓。作为美国艺术协会的重要成员,周龙章也申请了一个。从那以后,在这间公寓里,谭盾和陈丹青等艺术家来来往往,“他们之间没有丁白”。

20世纪70年代,42街是纽约最混乱的地方,犯罪率高得惊人。毒品贩子、妓女和歹徒遍布该地区,色情商店和黄色电影院随处可见。纽约人把34街到59街的区域称为“地狱厨房”。在这里,周龙章看到他的同伴被入室盗窃团伙射杀。他还看到这个地方逐渐成为纽约的艺术中心和繁荣中心。

从1975年到1979年,在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之前,大陆与台湾和香港之间复杂的关系为美国和中国提供了一个尽最大努力的空间。“当时,大陆还没有开放,台湾想赢得国际市场。我们在纽约,美国政府也提供了资金。我们能够办理一些手续。美国和中国在大陆、台湾和香港之间的交流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正确的地方”作用。”周龙章回忆道。因此,在各种力量的共同作用下,美国和中国逐渐成为中美之间以及大陆、台湾和香港之间的沟通桥梁。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台湾海峡两岸的艺术家在首次抵达美国时,几乎总是向美华寻求帮助。著名艺术家和表演明星希望进入世界一流的艺术大厅,如林肯中心,或在纽约其他著名的艺术中心表演,所有这些都是由周龙章经营的。

“林肯中心在20世纪80年代不是这样。如果你有钱,你可以租一个地方。”周龙章说。陈丹青表示,当时每年都有200多项大大小小的活动:“台湾海峡两岸所有著名的艺术家——表演艺术、歌剧、电影、音乐——只要有人想在纽约呆一段时间,得到一个真实和虚假的陈述,到处走走,什么也别想去。每当他触摸到周龙章的脉搏,他就有自己的角色要扮演,并从中获益。”

在过去的30到40年里,周龙章积累了许多关于明星的有趣轶事。《纽约之光·人物》记录了这些大明星的许多草图。

1990年,罗大佑去了纽约,周龙章在林肯中心一年一度的户外艺术节上为他举办了一场音乐会。今年,罗大佑在纽约建立了一家音乐工厂,签下了两位新艺术家——王靖雯(王菲)和洋娃娃,并带他们去纽约接受培训。周龙章负责为这两个新来的学生找一所学习表演和声乐的学校。他每天开车送他们往返,并接待了他们半年多。在周龙章眼里,王菲有“极其酷的鬼气质”。

他说章子怡:“我只有21岁,很小,尤其是我的脸只有一巴掌那么大。我不能谈论美和美。我真的很好。我一点电影习惯都没有,但我是一个不守规矩的小公主。”

他讲述了邓丽君死前的故事。一个被一万人崇拜的大明星,在他眼里,他是一个想在十几岁时出来养家糊口的“恶业”。他不喜欢虚荣、名牌或快乐:“像邓丽君一样受欢迎,数百万人崇拜她,爱她,听她的歌。发生什么事了?结果,她在泰国清迈和一家酒店。她叫田甜·寿,她被叫出门。一人死亡。这是人生的一个大笑话吗?”

陈丹青对周龙章说:“是他让我了解了纽约,欣赏了娱乐圈乃至各种名利圈的荒谬、虚荣和幸福,清楚地看到了海外华人的伟大和卑微。”

在外人眼里,美国和中国有多种风景和漂亮的衣服。然而,事实上,美国和中国的资金主要由联邦政府和州总统提供。对于每年数百项活动,7万至8万美元的资金非常有限。因此,周龙章考虑邀请纽约的富人“领养”:“例如,当顾正秋来了,梅宝九来了,这里的选民都争相领养。这张收养头等舱机票,那张收养住宿。我通常会选择拥有大房子的人,并安排他们呆在家里,这比问候酒店和餐馆要好。”

当傅聪来的时候,他必须选择家里有一架好钢琴的人。马友友来的时候,她总是住在她姐姐姐夫在波士顿的房子里,美华支付从波士顿到纽约的机票。当胡金铨来到纽约时,他们大部分住在张北海的房子里,两个酒仙通过烧酒谈论英雄。

越来越多的人来到纽约,住在周龙章家。周龙章的家只有一个房间和一个大厅。当客人到达时,他让他们睡在床上、沙发上或地板上。

1990年,美华邀请中国京剧演员张君秋和台湾演员顾正秋到美国林肯中心演出《花园里的梦》,并颁发给他们“终身成就奖”。“双秋”聚集在纽约,照耀北美,梨园之旅将它作为一个盛大的活动来庆祝。在当时两岸关系的背景下,这本身也被视为统一的象征。然而,当时,周龙章被指控“故意挑衅”。为了保证活动的顺利进行,周龙章当场跪在后台展示自己的内心。由于极度的情绪和过度劳累,他的一只耳朵当场流血。后来,这只耳朵永远聋了。

从1975年到现在,40年来,周龙章一直是个“跑龙套”的地方。“罗大佑说了一句话,周龙章是什么?周龙章是个跑龙套的人。我的工作是为所有大人物跑腿,让他们完成任务。”周龙章这样总结他的工作。

也许是因为与名人的长期交往,周龙章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总是表现出特别的谦逊。

“他总是非常低调和谦虚,说他所做的一切似乎毫无价值,但他会真诚而热情地赞扬他人的成就。”他旁边的一个朋友说道。

美国纪录片导演陈美君认为周龙章是一个“贾宝玉”类型的人物:“他总是以服务他人的方式出现。他对女孩特别好,并且很好地照顾她们。”

1990年,陈美君来到美国学习,暑假期间去纽约看望了他在美国工作的姐姐。因此,他开始了解周龙章。梅花的办公室只有两个人:周龙章和他的助手。周龙章同时使用英语、普通话和广东话接听电话,给陈美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陈美君说周龙章是一个热情好客的人:“他会打电话给我,然后告诉我他有多想念你。好久不见了。你来纽约时,请呆在我家。他非常慷慨地提供了一个住处和好朋友。”她昵称周龙章的家为“名人窝”:“一室一厅,但很温暖。”

20世纪90年代末,陈美君开始拍摄《梅兰芳的世界》。她希望以电影的形式向西方社会宣传京剧。她邀请周龙章参加这部电影的拍摄,讲解京剧的历史和知识,并扮演梅兰芳。

在《梦里的纽约》一书中,周龙章以一贯的自谦口吻提到了这部作品:“坦白地说,我该如何,我该如何表现一代大师的风格?......在这方面,我只能说在梅兰芳众多的纪录片中,这绝对不是最好的一部。这只是我一生中许多勇敢的行为之一。”

然而,在陈美君看来,周龙章是最合适的人选。自从1970年代到达纽约以来,周龙章一直非常积极地参与社区活动。他最喜欢的事情之一是去各种学校,向美国学生介绍京剧。

“他将以一种简单而迷人的方式吸引人们进入京剧世界。他最喜欢的角色是孙悟空。他将为学生表演孙悟空,但他最喜欢的角色是丹。他是一个融合中西文化的人。他最适合介绍京剧和梅兰芳。”陈美君说。

拍摄过程中,周龙章极其严肃,即使拍摄了20次镜头,也没有变色。

《梅兰芳的世界》参加了2000年柏林电影节。陈美君和周龙章一起走过柏林的红地毯。周龙章穿了一套纯白色古奇套装,自豪地告诉陈美君,张国荣也穿了同样的套装。陈美君说,周龙章喜欢收集名牌太阳镜,“他有100副太阳镜”。

从20世纪70年代末成立到21世纪初,美华一直是中国艺术家跨越纽约码头的唯一选择。20世纪90年代,美国经济发展迅速。美国各级政府每年都资助美国艺术协会,除企业赞助外,最高资助额超过10万美元。周龙章在管理上很小心。除周龙章外,长期工作人员是他的秘书。活动由临时工作人员或志愿者举办。他在纽约经营“潘董祀”酒吧,他的收入也被用来支持梅花和艺术家的朋友。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削减了补贴,美中两国的营运资金也大幅减少。有时,必须通过筹资来筹集资金。

"一步一步来,吃你所有的东西."这是周龙章对他那一代中国人在纽约的立足点、发展和管理的总结。

2000年后,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和与世界交流的日益频繁,纽约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以中国为导向的表演艺术组织。来到纽约的新一代“新漂流者”(New Drifters)带来了一些钱,他们来到美国后也为未来做了很好的计划。他们学习绘画、音乐和音乐,对美国和中国的依赖越来越少。

周龙章敏锐地观察到了时代的变化。偶尔,他会取笑自己“上气不接下气”。

2010年,首届“中国纽约电影节”在林肯中心举行。在接下来的三年(2011-2013年),电影节将连续举行三届。2014年,由于缺乏资金和复杂的人员,它突然结束。直到2017年,第五届会议才最终成功举行。

“很难关闭。你必须闭上你的牙齿,吞下鲜血。”周龙章这样描述他的工作。他说在过去的40年里,他一直在做一些小事:“要特别小心。四十年来,把小事做好并不容易。”

40年来,从童凌志、张君秋、顾正秋、裴炎陵到赵薇、章子怡、吴秀波,中国文坛的所有名人都受到周龙章的邀请走在林肯艺术中心的红地毯上。从戏剧到电影,周龙章一直在努力促进中国文化在海外的传播。

"他成年后很美,美得令人窒息。"在纽约的序言中,王鼎钧这样评论周龙章。王鼎钧先生非常欣赏周龙章待人接物的方式和他待人接物的天赋:“落落大方,宽容异议,没有芥蒂,能够调和中外关系,在主流社会中流通,适应艺术家的脾气,实现他们的表演活动,让中外人民了解或欣赏更多的中国艺术。”

周龙章说,事实上,美华联系并帮助了40多年的艺术家中,90%是匿名的。明星和名人,只有他们作品的10%。《梦里的纽约》这本书给人的印象是,他周围都是名人,只是因为“这本书很有趣,无论谁是红色的都会写出来!”

说到做事的秘密,周龙章只有一个词——真诚。他不仅陪伴和保护这些一流的艺术家,还陪伴和帮助他们的家人。陈丹青在北京住了十多年。她的母亲在纽约,周龙章照顾她直到她去世。

在周龙章看来,江湖上的大事不过是“你能熬过去,我能熬过去,每个人的高层次才能都会逝去”。

陈丹青说周龙章是他的“私人教授”:“没有龙印,我无法想象自己能否理解美国江湖上的人是如何像泥鳅一样生活的。”

很少有人提到的是,在纽约,环境那么复杂,生存那么艰辛,周

湖北快三投注 pk10下注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 快乐8投注

>更多相关文章



© Copyright 2018-2019 urlxd.com 屺亭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